大兴安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我捡到一个小姐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大兴安岭信息港

导读

我叫夏天,好像因为出生的季节正是万物葱笼的季节,所以父母就以这个一年中兴旺的季节来给他们初生的儿子命名了。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家不错

我叫夏天,好像因为出生的季节正是万物葱笼的季节,所以父母就以这个一年中兴旺的季节来给他们初生的儿子命名了。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家不错的国有企业工作,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工资虽然不高但很稳定。那时我在父母心目中一直是家里的希望,我的父母早就为我的将来设计好了蓝图:上几年班,找个女朋友,结婚,生孩子,小两口幸福的过一辈子,无惊无险,平平安安。  但这个社会是在不断前进的,进步的车轮必将碾碎许多人的黄粱美梦。当下岗这个曾经陌生的概念摆在我的面前,我还来不及做好心理准备,几沓薄薄的纸币就让我离开了奋斗多年获得的岗位,我一下子就被推进了这个自己还毫不了解的社会。  权衡利弊,我被迫选择了自谋生路。用买断工龄的钱买了一辆车,做起了城市“的哥”。父亲对我的选择深为不满,按他的话说:“放着铁饭碗干净的工作不找,干这伺候人的下贱工作。”也许我该找份和我学历相称的白领工作,而不是让父母多年供我读书的心血赴之流水。可是我喜欢这份自由自在的工作,哪怕被父亲扫地出门也没放弃自己的选择。  ??  我走出了家门,自己在外面租了房子,继续过着单身贵族的生活。  我喜欢这个城市,喜欢她的繁荣,喜欢她夜色下的霓虹。每当夜色降临,霓虹闪烁的街头总让我体味到人生的灿烂。  夜风拂面,华灯辉映,靠着心爱的车子,我打开一听啤酒,慢慢品味,“愿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泰戈尔这美妙的诗句正是我生命的追求。  与琼是在一次口角中初识的,那天下午我正沿着熟悉的路线招徕生意,一个衣着艳丽的女人站在路边冲我挥手。她要到城里一座有名的洗浴中心。再看她的艳光四射的衣着,我不用猜也知道了她是靠什么为生的。说实在话,我那时对这种行当从内心里反感,认为她们都是自甘堕落,害人害己。  一路无话,在下车的时候。她忽然嫌我要的钱多,说我的计时器做过手脚,不讲职业道德。  我顿时火冒三丈:“职业道德,小姐你的职业讲道德吗?”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气急败坏的对我喊叫:“你什么意思,你凭什么说我没道德。你不就是一个开车的吗?有什么了不起?”  我说:“我没有什么了不起,小姐,我只想请你把车钱付了。”  她把一张钞票啪的扔在我面前:“钱,钱,小心本小姐用钞票砸死你。”  说完扭过头,一双高高的鞋跟嗒嗒地走远了。  碰上这么不讲理的女人我自认晦气,自己拣起地上的钞票恨恨的骂几句“别让我再遇到你”走人了。  ??  真实不是冤家不聚头。没想到几天后我真就再一次遇到了这个影响我一生的女人。  那是一个灯火阑珊的夜晚……  那是一个灯火阑珊的夜晚,开工一天的我正把车停在路边享受片刻的清闲。忽然,路旁的小巷中跑出一个衣衫凌乱的女人,光着脚,手里拎着一双断了跟的皮鞋  “司机师傅,快开车,有人要非礼我。”她朝我大喊。  望望她身后紧紧追来两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我放弃了英雄救美的念头,连忙发动车,她已经跑到我车旁,拉开车门,跨进车里,又把那双断跟鞋以投掷手榴弹的姿势砸向追来的两个男人。“去和你妈玩吧,本小姐不伺候!”  这声音我听着怎么这么耳熟?不过这时候可容不得我多想,一踩油门,车子箭一样飞了出去。  女人呼呼的喘着气,又拿出一把梳子,开始梳理凌乱的头发。“大哥,今天真多亏你了。要是落到那两个怪兽手里,我一定没命了。”  透过后视镜,我这才看清了她,全没有了那天的艳光四射,散乱的头发,揉皱的短裙,一副狼狈的样子让人相信是被非礼了。  “小姐,您把上衣的纽扣扣好,不然连我也想要非礼你了。”既然彼此交过手,我对她可就不客气了。  她的脸一定发烧了,手忙脚乱的在整理着衣服。我把车停到路边,关上车灯,点起一支香烟,又问正在忙碌的她:“来一支吗?”  她也毫不客气了,接过去,熟练的点燃。  过了一会儿,她好像忙完了。  “去楚天酒吧,我请你。”  ??  明亮的灯光,舒适的座位,还有刚刚沏好的香茗,我坐在楚天酒吧的雅座单间,独自享受着凉爽的空调。  门开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出现在门口,长发披肩,薄施淡妆,弯弯的细眉下,一双若颦若嗔的丹凤眼,小巧的鼻子,朱唇滴翠,玉颔含羞。上身是一件圆襟低胸短袖衫,胸口开得不高不低,恰恰让你见到那诱人的玉沟,又把那丰满的玉房保护的若隐若现。下身是一条藏蓝色牛仔裤,紧紧箍着翘起的臀部,更突出了她凹凸分明的线条。  我看呆了。  “怎么了?没见过美女?”她冲我微微一笑,露出满口碎玉。  “没想到你淡妆的样子也是这么美。”我不好意思地笑了。  “小鬼头,真会哄姐姐开心。”她摆出一幅“我是大姐”的样子。  我心里暗暗赞叹,怪不得补个妆就要半天,她确实有资本。  见我的眼睛总不离她身上的诱人之处,她脸上微微一红,娇嗔的在我手上狠掐一把。“呆子,别看了,陪姐姐喝酒吧。”  她好像经常来这里,要的都是时兴的小菜和味道清淡的红酒,这正和我的胃口。  我们边喝边聊,谈一谈这个城市里的奇闻轶事,倒也别有情趣。  渐渐的,我的头脑开始发热,她的脸也发红了。酒到酣处,我问:“还没请教姐姐的芳名,还有仙乡何处。”  “你就叫我琼姐吧。至于我家里这里很远的暂时保密。我也要请教弟弟的尊姓大名”。  我忽然发觉这个叫琼的女人很有意思。  “我叫夏天。”  “弟弟,你有女朋友吗?”她忽然问我。  “没有。”我摇摇头,“为什么问我这个?难道对我这个弟弟有兴趣?”  “我有兴趣你敢要我吗?”她甩一甩飘飘长发。两只丹凤眼盯着我的眼睛。  我沉默。她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屋里的电视音响旁,拿起麦克风,选了一支歌轻轻的唱起来。那是一首《杜十娘》——  孤灯夜下我独自一人做船舱,  船舱里有我杜十娘,  在等着我的郎……  婉转的歌曲,佩上她充满哀怨的嗓音,此情此景竟然是如此的凄美。凄美得让我顿时迷失了自己,忘却了身在何处。朦胧中,只见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孩,在我身边慢慢倾诉着不幸的身世。那歌声如泣如诉,如梦如烟。当那句“翻身跳进滚滚长江,再不见我的郎”终了时,我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我悄悄拭干了泪,再看琼,也已经是泪流满面。  她擦去腮边的泪水,冲我笑笑。  “兄弟,别介意,我一唱歌就动情,尤其是这首我喜欢。对了,这是给你的车费,还是要谢谢你。”她从口袋中抽出两张百元大钞。  我没有接,她愣了一下:“我知道了,那就让姐姐陪你一夜怎么样?”  我要了摇头:“琼姐,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不要你的钱是因为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朋友。我帮朋友的忙不收钱。”  这一次她真的愣住了。  我和琼真的成了朋友,而我的车则成了她的专车,几乎每天接送她奔走于欢场,渐渐的我理解了身为一个“小姐”的酸甜苦辣。每一次看着她靠出卖自己换到一张张的钞票,我都不知道是应该替她高兴还是为她忧伤。  我从没有问过关于她家里人的事,如果她愿意,自己会告诉我的。琼,我知道不能改变你,但我真心希望你能早日回到你应该走的人生之路上。  忽然有一天,琼约我去她的住处,那是她和一个朋友合租的一套房间,尽管我到过她的楼下,但从没有进过她的房间,我努力使自己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我和她仅仅是朋友而已。  琼的房间很简洁,但收拾得很整齐,整个房间只有一张简单的床和一把椅子。引人注目的还是她床头贴着的一张照片,一张全家福,其中一个小女孩怀抱婴儿,那小女孩依稀就是琼,那个婴儿呢?  我做到琼的床上,床单洁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琼坐到我对面的椅子上,双手托腮,注视着我。  “你知道我的小名叫什么吗?”  我摇头。  “我小名叫二丫。”  我笑了。  “这是我小时候的照片,我家住在农村,高中毕业后我才进城打工。为的就是供弟弟上学”,她指指照片中的婴儿。“我弟弟正在老家读高中,我想多赚点钱供他上大学。”  “那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一行?”我好奇的问,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对这种职业的鄙视。  “你知道,在城市中一个只有高中文凭的女孩找工作有多难。”似乎是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深情黯然。“其实我也可以考上大学的,可家里穷没钱供我。”  “后来一个老乡介绍我到城里的舞厅作台,刚开始只是负责送饮料和酒水,或者陪客人跳跳舞,在那里我真正感受到了金钱的力量,我发现金钱真的无所不能。终于在那个阴险的舞厅老板怂恿下,我用5万元的价钱出卖了自己。  那一夜,我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着花5万元买我初夜的男人,心里害怕,不安,好奇,百感交集。那个男人来了,他躺到我的身边,很温柔的脱去我的衣服,抚摸我,吻遍我的全身,让我消除了对性的恐惧,在我颤抖的呻吟中,他进入了我的身体,疼痛只是一阵,但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纯情的少女了,自己的一生就在这一夜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别了,我幼稚的童贞,还有美丽的少女梦。”  琼茫然的望着窗外,眼中已盈满了泪水。  “不会再有美满的生活,在别人眼中,小姐永远是下贱的玩物。我要用自己的青春和未来换取金钱,也许当我的家人过上好日子的时候,我就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的,带着我的秘密彻底消失。”  我紧紧地握住她冰凉的小手,不知如何安慰落泪的她。  “好了,我不哭了。”也许琼只有在我的面前才会表现出她软弱的一面,更多时候,她更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我有一件事要求你帮忙?”  “什么事这么严重?”琼和我之间从来没有用过“求”这个字眼。  “我想让你做我的男朋友!”  “什么?”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见我吃惊的样子,琼笑了,“我不是让你真作我的男朋友。只是让你装作是我的男朋友和我一起回老家一次。”  “你早说呀,害我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我送了一口气,心里忽然一阵失望。“白激动了半天”。  “你想到哪里去了?别做美梦了。”琼笑嘻嘻望着我的窘态。  “那什么时候出发?让我也去准备一下。”  “明天上午的火车,车票已经买好了!”  我吃了一惊,连车票都买好了?她真的算准了我一定会去吗?唉,女人心海底针。  ??  上午,人潮涌动的车站,我穿戴整齐的出现在琼的面前。她先是一愣,然后开始从上到下打量我这一身“行头”,做得整齐的头发,笔挺的西装,擦得锃亮的皮鞋。她拽拽我的高级领带,“呦,还真像次上门的新姑爷。”  “彼此彼此。”琼也是一幅城市白领的打扮,全没有了欢场逢场作戏的艳丽,乌黑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头,淡妆,上身是一件短袖西装,像许多公司里的公关小姐一样打着领带,下身是一件灰格短裙,长短恰好露出她修长的双腿,肉色的长筒丝袜配一双白色高跟皮鞋,没有了故意的张扬,朴素的琼依然别有一番韵味。  她好像还不习惯以这种姿态让我欣赏,脸上微微一红,娇嗔的推我一把:“还没看够啊,快把东西搬上车吧。”  我这才注意到她身旁的大包小包,看来她的男朋友要经受体力的考验了。  “琼,看看够不够档次”,我从背后提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精装茅台,专门孝敬岳父老泰山的。”  “这么破费干什么?”琼在责怪我吗?可为什么她的眼睛里闪动着亮晶晶的东西?  ??  随着一声长长的汽笛,列车徐徐开动。车上我和琼并排坐在一起,在别人眼里,我们真得很像一对结伴外出的情侣,她像照顾小弟弟一样一会儿给我削苹果,一会儿又给我开饮料,把我的嘴里塞得满满的,然后嘻嘻哈哈笑我像小胖猪。  城市已经被我们甩到了身后,眼前渐渐展现出一片青山绿水,让人的神情为之一爽。离城市越远,就是离琼的家乡越近了。  琼活泼的像归家的燕子,隔着车窗向我指点介绍,这里叫什么山,那里是什么河……  渐渐的她显出疲惫的神情。坐了一天的车她累了。后来干脆把身子一歪,钻进我怀中,枕着我的膝呼呼大睡了。这下可苦了我这个客串的护花使者,不一会我的双腿就开始发麻了。美人在怀,我哭笑不得。  我爱怜的拨动她散开的长发,梦中的她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看得我如醉如痴,失去知觉的双腿更是不敢动一下,唯恐打扰了这位睡美人的甜梦,唉,我只是她借来的男朋友,应该属于假冒伪劣产品一类,可为什么要陪她受这种累呢?真是自讨苦吃。  一夜不敢合眼,终于挨到天亮的时候,我们的旅程到了终点。  列车刚刚停下,琼就蹦蹦跳跳的下了车,一踏上这片土地,她就仿佛恢复了少女的天真,全不顾我这个“男朋友”吃力的搬运着大包小包。  我喘着粗气追上小燕子一样活泼的琼,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大姐,还有多远啊!”  她忽闪着那双迷死人的大眼睛:“不远了,就二十多里吧。”我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天啊,二十多里,让我死了算了。   共 1271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
癫痫性发作精神状况不一般
标签

上一页:有谁读懂了月下的思念

下一页:你说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