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风香

2019/07/13 来源:大兴安岭信息港

导读

许多事,其实并不需要去强求,一刻的满足便足够开启下一次的远航,哪怕从此不再拥有,可风会一直刮。——题记许久不

许多事,其实并不需要去强求,一刻的满足便足够开启下一次的远航,哪怕从此不再拥有,可风会一直刮。

——题记

许久不见,本是准备了诸多的话语来诉说心中的种种,但就那么一眼,一切便已化作了云烟,飞往了九霄。彼此本不是墨迹的人,却一直做着愚蠢的事,不说有心无意,只想各自有理不去放手。都是欢喜,或有忧愁。

并排走过那片小树林,烈日被格挡在了密密麻麻的狭长叶子之外,知了和着风声清凉了这一整片地带,我却湿了后背。你纤细的脚踏着无节奏的步伐,和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笑着,过臀的粉红色的裙带在风中飘扬,带起阵阵芬芳,我问:这是洗发水的香味还是香水的香味,还是你的体香?你说,你也不知道,一直都有着的。迷醉了,仿似在梦里,我不自禁伸手去触摸眼前柔顺的发丝,却引来你的轻骂,条件反射的撒手,却又导致一阵无声的尴尬。

一直的话题无非学习、生活、理想、现实,一直的笑点是我幽默的话语。其实,我们一直都是无话不谈。各自的烦恼,彼此的心酸或心声,不说是相互的知根知底,但也绝不是随随便便的半知半解,所以我们总是很开心。我们识趣的避开彼此的伤痛彼此的尴尬,而后无声的给予内心真挚的安慰,期间相视一笑吗?也是多余了。

默默的跟着你的步伐,静静的看着你的侧脸,没带伞的你在午后的阳光下显现出一抹不正常的红。我说,你咋这么黑了啊;你说了什么呢?该死的,我怎么能忘?是那拳头不偏不倚的打中了脑海中的记忆带,从而致使我出现了片刻的空白吗?我已经忘记了在这短短的两个小时里,出现了多少次失神,又被你嘲笑了多少次,只是记得阳光正好,那水很清,天很蓝,风很凉,那路很长,那人儿很美,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在乎于那心失神在了哪一刻,停留在了哪一秒了。或许它就只是单纯的迷恋了那沿途的风景不想归去吧!

梦寐以求的场景在不经意间的实现,总会产生无穷的涟漪,可是,它不激荡也不平息,就那么一直泛着,泛着,一直到心灵深处,脑海深处。就想着岁月静好,能陪你这样一直到老,可为什么,偏偏时针的脚步被上了发条,时刻前进着。

转身的离开,也就没了留恋,末班的公交车错开了你我在夕阳下的沉默背影。没有什么“杨柳岸,晓风残月”,晚霞开的正艳,路人都在诉说着一天的劳累,而脸上则流露着回家的喜悦。车后两边的尾座都空着,我坐上靠近你那边的位置时,你已消失在了我的视角,于是我也就眯上了那疲惫了一天的眼,手心还有离开时索要的拥抱所残留下的你的香味,轻轻的把它微微伸出窗外,让它也散去吧,想必这一路的风都会是香的!

老公身患加重不射精症怎么治疗呢?
黑龙江的专治男科研究院
预防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