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大学生陷入校园代理包围爱恨交织1东

2019/01/14 来源:大兴安岭信息港

导读

大学生陷入校园代理包围爱恨交织在校园代理的包围中生活“没有定量,卖出一份抽成20元,超过10份的每份抽二手叉车个人转让成25元。同时

  大学生陷入校园代理包围爱恨交织

  在校园代理的包围中生活

  “没有定量,卖出一份抽成20元,超过10份的每份抽二手叉车个人转让成25元。同时对销售业绩较好的给予另外奖金。”距离开学还有将近一个月,一些论坛上招聘校园代理的广告已经开始涌现。面对这些招聘代理的宣传,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刚入学一年的钟艺泓同学已是见怪不怪。

  “代理就是靠为某产品做校园推广,从中获得一定的抽成和奖金。”去年刚入学不到一周时间,钟艺泓就见识了学校代理的丰富多彩:在宿舍,会有学姐上门卖各种中外读物,也有床上桌、水桶、衣服等。小到文具、公交卡、鞋子等生活用品,大到考研机构、驾校、考证等培训机构的课程,“只要有需要的东西,就可以找校园代理。”

  作为新生事物,随处可见的各种代理,让钟艺泓觉得自己生活“在校园代理的包围中”,衣食住行,样样方便。但也有同学发现,一些校园代理代理的东西虽然方便,但并不实惠,校园代理的“推销经”其实就是“它是黄泉路上开在忘川彼岸的花杀熟”,而人生地不熟,又有很多生活需求的新生,自然就成了校园代理的重点目标。

  校园代理诚信遭同学质疑

  “本校的师哥师姐不会骗我们的。”河海大学大三学生赵颖辰介绍,新生对前辈的信任感正是代理招揽生意的主要优势,另一个优势则是新生并不知道到哪里买东西,“有人上门来卖,当然就图个方便。”几个月后,对周围环境慢慢熟悉了,新生才发现,当时从学长那里购买的东西,周边的超市都有卖,而且价钱更便宜

大学生陷入校园代理包围爱恨交织1东

,种类也更多。

  赵颖辰回忆自己入学时,手上的公交卡也是在一个代理学姐那里办的,“学姐办理时特别强调比自己跑到市里的银行办要便宜30元。”直到赵颖辰在为欠费的公交卡充值时,她才知道办理的是不记名的公交卡,“用完就用完了,不会退买卡的钱。”她也终于明白,所谓“多花30元”的是正规银行办理的实名制公交卡,需要用身份证办理,如果不想用了,可以凭身份证去指定银行办那一天也要活得优美、高贵理退卡,并退还当时购卡的30元押金。

  “并没有优惠,就是靠钻空子来吸引同学。”虽然赵颖辰觉得没有必要计较这30元,但知道真相后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今年3月,河海大学的王立经过仔细比对,选择偶尔做轻盈的闲云野鹤了某考研机构推出的两科“一证通”的视频班(政治和英语两门课程)。由于报名时间比较早,王立得到不少优惠,交钱后该考研机构的校园代理让王立等通知,“6月来领听课证就可以了。”

  没想到直到7月下旬,校园代理才给他打来,通知说视频班取消了,“如果还想学的话,就要加钱去学面授班”。但“现在要是再报,价钱涨了不止三分之一。”

  终,王立只能多花几百元去上面授班。后来,王立得知,“6月就已经有人到我们学校来分发听课证,可我却没有接到通知。”正是与校园代理之间的沟通出了问题,才打了王立个措手不及,“本来我在校代那儿报名是想省点事儿,现在反而更麻烦。”

  不能把校园代理一棒子打死

  “对于校园代理,我觉得没什么,大家都是学生,他们凭借劳动挣点钱也不容易,而且很多时候给我们带来方便。”南京河海大学系的于小磊对校园代理持理解态度,如果有机会,她也想尝试做代理来锻炼自己。

  于小磊的学校在南京郊区,由于交通不便,购买生活用品特别不方便,“特别是像化妆品、护肤品这样的东西,在学校附近的小超市感觉不靠谱。”于小磊介绍,大部分学生会倾向于通过校园代理购买,她已经从一个学姐那儿购买护肤品近一年,感觉很方便,“打个,学姐还会送到宿舍来。”而且,“价钱也差不了多少,放心可靠。”

  同校法学院的小张也亲身体验了校园代理的方便。

  如今大学校园考证成风,学习法学的他,认为一定要考的是国家司法考试,“但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考,去哪儿考,真的是一头雾水。”

  就在小张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偶然在学校门口的宣传栏看到有校园代理国家司法考试的。抱着问一问的态度,他给那个校园代理打了个,“结果她马上就给我讲解具体的考试内容、时喷漆房厂家间地点的安排等等,十分热情。”这让小张毫不犹豫地在那位学姐代理的考证机构报了名,虽然后来听说自己到考点报名能省10元钱,但他还是觉得这样挺值的,“你要从学校搭车跑到考点,路费也好几块钱,这样不仅不用跑,还能够得到专业的指点。”

  “不能把校园代理一棒子打死,他们也是校园中不可缺少的一族。”于小磊特地强调。

  “购买代理的东西还是很有利的。”钟艺泓就是在买床帘时认识了一位很盔甲防护罩好的学姐,不仅帮她绑床帘,圣诞节时还送苹果给她,“这个就是代理中的爱啊。”钟艺泓说。

  校园代理大多是负的

  “学校里做代理的大多是学生,还是挺负的,我也没有遇到对我们有特别大意见的同学。”在河海大学做了两年校园代理的张丽婷认为,在校的同学对校园代理并没有特别的看法,“倒是在遇到困难时,能够更多地得到同学的谅解。”

  在做了三年计算机报名校园代理的孟凡波看来,有些同学对校园代理有不好的印象也可以理解,“毕竟还是会出现一些为了赚钱不顾诚信的现象。”

  孟凡波做的是计算机等级考试报名的校园代理,他是学校的总代理,所有的报名费都会汇集到他那里,多的时候超过4万元。面对这么多的现金,个别同学难免一念之差做错选择,“毕竟大学生的自制能力还是不太成熟。”

  但“我觉得这些终究是个别现象”。孟凡波坚持认为,大学生总体还是一个高素质的人群,校园代理也大多是负的。回顾大学三年的校园代理工作,“从农村来的我,在给报名的同学一遍遍地解释报名流程的过程中,不但越来越有耐心,也学会了考虑问题要周到,要真正替别人着想。”

电动车充电桩电容
苏州填料价格
品牌洗衣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