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信息港

当前位置:

图腾大陆第821章兽魂

2020/01/20 来源:大兴安岭信息港

导读

图腾大陆 第821章 兽魂只见到钟魁在将那怒火压制了下去之后,原本虚抓的手掌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皱着眉头轻声地低吼了起来,“

图腾大陆 第821章 兽魂

只见到钟魁在将那怒火压制了下去之后,原本虚抓的手掌在这个时候紧紧地握成了拳头。他皱着眉头轻声地低吼了起来,“大限,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临?明明还有几年的时间才对啊!”

“我不能死!我绝对还不能死在这里!”随即,钟魁握着拳头的手重重地抖了一抖,他抬头朝着天空中冷冷地盯着他的猎魔人看了过去,“如果死在这里了,这么多年的传承就会全都断掉,绝对不能如此!”

咬着牙,钟魁弯腰把地上的碧安卡捡了起来,上好膛之后他也冷冷地看向了天空中的那圣地武者,“我的图腾,绝对不对交给你。我们圣地武者的图腾,是绝对不能落在外人的手里的!”

听到这话之后,那圣地武者摇了摇头。如果能让这家伙主动交出图腾,那自然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如果是在以前,他动一动手指,就能将眼前这兽人的图腾取出来。可是现在,他本身就有重伤在身,动一下都感觉十分的吃力。

只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那也只能由他自己动手了。只见到他的嘴角片上挑了起来。那被火焰蒙着的五官,已经狰狞地扭曲到了一起。

“喝!”一声轻喝,那圣地武者便朝着钟魁狠狠地冲了过去。在这个过程之中,他的手抬了起来,一个巨大的火球出现在了他抬起来的手掌上面。

“轰!”与此同时,一声巨响传出。地面上的钟魁狠狠地扣动了碧安卡的扳机!顿时,数不清的箭矢从碧安卡的箭筒里面冒了出来。一阵巨大的箭雨,朝着好圣地武者倒泄而去。

“嘭嘭嘭!”可是这个时候,却只听到一声声轻响传了出来,那无数的箭矢虽然在那名圣地武者的身上开出了一个又一个洞口,从那圣地武者的身体上穿透了过去。可是却没有让那圣地武者往他冲过来的脚步停下半分。

“轰!”很快,那圣地武者就已经冲到了钟魁的身边了,他狂笑着举起了手中的火球朝着钟魁砸了下去。

“老子跟你拼了,大不了就是修为不要了!反正老子的大限也快要到了!”眼见到那圣地武者手中的火球就要砸中自己了,钟魁疯狂地大叫了起来。

他抬手将手中的碧安卡扔了出去。同时,猛地开口朝着那圣武者咆哮了一起。这一次,从他喉咙里面传出来的,又是一声如同妖兽的大吼!

在张开嘴咆哮的同时,钟魁又将自己的右手举了起来,朝着那圣地武者向他砸下来的火球挡了过去。

“轰!”顿时,一声轰响传了出来,那火球重重地砸到了钟魁的手掌之上!

顿时,只见到钟魁重重地抖了一下。那火球之上强大的力量,让钟魁的手一下子就变了形了。他的手骨折断了。

只不过手骨折断的脆响却是被火焰跳动之时,空气之中传出的噼啪大响给掩盖了起来。因为当那火球砸断了他的手臂之后,那火球之上的火焰,便随着钟魁的手臂,飞快地蔓延了开来。

一眨眼的时间,钟魁的手臂便被火球之上冒出来的火焰覆盖了。他长袍的袖子在眨眼之间就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同时,钟魁手臂上的皮肤也被火焰烧得融化了!

可是,那火焰所产生的效果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当火焰蔓延到了钟魁胳膊上的时候,那火焰就停止了蔓延。而当那火焰将钟魁的皮肤烧得融化了之后,那火焰也一同熄灭了。

显然,这情景不是那名圣地武者想要看到的,甚至也不是他能够想到的。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也是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地望着钟魁。甚至于在之后‘啵’地一声,那一团被他召唤出来的火球也随着消失不见了,他也没有反应过来。

“该死的圣地武者,老子非要把你给撕成碎片!”猛地,一声轻喝传了出来。这喝声之中,充满了让人心惊的寒气与狂野的气息。

那圣地武者所化成的火焰人身上的火焰狠狠地抖动了一下。而他也随即转头朝着钟魁看了过去。顿时,这名圣地武者重重地抖了一下。

他看到,钟魁在这个时候,已经变了样子了。他那被火焰烧掉了上肤的手上面。此刻长出了洁白的长毛。而他那抵着火焰的手。在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长满了尖锐的指甲的,野车一般的爪子。

而他的脸,此时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个洁白的,如狼如虎的兽头。

“还说你不是兽人!”那圣地武者在愣了一下之后,便开口狂吼了起来。同一时间,他的另外一只手一军,一把火焰巨剑凭空出现,朝着此刻如人如兽的钟魁挥了过去!

“吼!”可是这个时候,钟魁却一动也不动,开口朝着这圣地武者咆哮了一起,“我要把你撕成碎片,我要把你撕成碎片。该死的混蛋!”

此时此刻,他似乎已经对这个圣地武者完全失去了尊敬,他只是不断地朝着这圣地武者大吼着,咆哮着,好像这圣地武者跟他有着几世的仇怨一样。

连钟魁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使出了猎魔人最后的手段,变成了他最不想变成的样子之后。不知道怎么的,他无缘无故的恨起来这圣地武者。完全没有来由的!就跟之前感觉到大限即使来临之时一样,突然间就无比的恨这圣地武者了。

眼见到那圣地武者手中的长剑就要轰击在他的身上了,钟魁狂吼着抬起了另外一只手。这一刻,他的这个手也变成了可怕的兽爪。

“轰!”地一声,那火焰长剑轰在了他的手臂上面。此刻,他的手臂好像是变成了无比坚硬的钢石一样。轰响声传出之时,钟魁的手臂上没有任何的变化。而且当火焰朝外轰开之际,那凛冽的火焰连钟魁布满了兽毛的手臂上的一根毛都没有点燃。

而且,那圣地武者还受到了一股无比庞大的反作用力。他那挥剑的手猛地朝后一荡。巨大的力量,差一点连他的身体都被带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那圣地武者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地望着这猎魔人。“你不过只有爆元境的修为而已?就算是兽化了,也绝对不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哪怕是你拥有着图腾榜上最强大的图腾,也绝对不可能一下子拥有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图腾?”在荡开了那圣地武者的手之后,钟魁原本抵着火球的手一翻,将那圣地武者还没有来得及抽回去的手给抓住了,让那圣地武者逃无可逃。而这时,他狰笑着朝着那圣地武者大吼了起来,“我这可不是图腾,我这可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无上兽魂!”

“兽魂?”那圣地武者听到这话,大吃了一惊。而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够一脸疑惑地看着眼前这如狼如虎的古怪野兽。

“经过了猎魔人一代又一代的传承,吸收了每一代猎魔人生前所拥有的全部力。我这兽魂,等于不停不歇的修炼了四百年!吞天境?哼哼,真是可笑。我这兽魂,可远远不止吞天境这么简单!”

钟魁开口朝着那圣地武者大吼着,咆哮着。吼到最后,他只是朝着那圣地武者疯狂地吼叫着,如同妖兽的咆哮声震得那圣地武者脸色发白。

此刻的钟魁,心里头也已经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把这圣地武者撕成碎片。

一声狂吼落下去之后,钟魁又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将那圣地武者的另外一只手给抓住了。他的动作快得认,那圣地武者根本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手就已经被钟魁抓住了。

“一生只有一次。我们猎魔人一生也只有一次能够催动这股力量。一般我们猎魔人是要等到大限来临之际才开启这力量,找一处遍是妖兽之处,用这力量屠杀妖兽,直至狂舞而死为止!”钟魁冷冷地盯着那圣地武者,在狂吼着的时候,他的双眼已经变得无比的通红了,“原本我该用这力量杀死千万头妖兽,或者运气好能够我找到一处妖魔聚集之所,不惧生死的屠杀妖魔。现在全都赏给你了!能死在这么神奇的力量之下,哪怕你是圣地的高贵武者,也应该感到荣幸了!”

“吼!”钟魁的话语一落,他便疯狂地咆哮了起来。而这一刻,只见到他抓着圣地武者胳膊的手狠狠地一扯!

“咔!”一声脆响,先是一阵骨裂之声传出。在这声骨裂声传出来那一刻,那圣地武者全身的火焰便快速地退了下去,露出了本尊。

“嘭!”而到了下一刻,又只听到一声轻响传了出来。那圣地武者才不过刚刚显露出本尊,鲜血立刻从空间之内飚射了出来。只见到钟魁抓着那圣地武者的胳膊一扯,将那圣地武者的一条胳膊给扯了下来。

“啊!”那圣地武者惨叫了起来,前得白眼直翻。他一断地吸着冷气,脸皮痛得直哆嗦!

...

...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电话预约
阜新市第二人民医院
江西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
广东银屑病权威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