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期限已到专家称康菲漏油油田或被责令停

2018-10-31 14:30:11

期限已到 专家称康菲漏油油田或被责令停产

对于蓬莱油田溢油事故而言,今天(31日)是国家海洋局责令康菲公司完成“两个彻底”的期限。面对中国政府部门对外资油企罕见的严厉通牒,多位接受《经济参考报》专访的油气勘探专家、海洋环境学者、安监系统官员均指出,康菲公司31日内实现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简称“两个彻底”)的要求“几乎没有可能”。  多位权威人士向《经济参考报》透露,海监部门现场调查显示,日前16个新溢油点的产生,与康菲公司在渤海湾5个钻井平台的继续作业有关,“就好像好几个人同时拿着充气筒给破轮胎打气,气肯定会冒得更快”。该人士称,若有关部门已获得充分证据,有可能责令康菲公司的蓬莱油田7个钻井平台全面停止作业。这意味着,被康菲公司视为中国发现的的海上油田有可能被叫停。  针对蓬莱油田溢油事故,国家海洋局已牵头联合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交通运输部、农业部、安监总局、国家能源局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一位联合调查组成员向本报指出“康菲中国肯定完不成国家海洋局的要求,主要是他们态度不积极。如果联合调查组这两天不敦促他们及时汇报,他们会更不积极!”  在上周四召开的视频会议上,国家海洋局通报了蓬莱油田溢油事故处置工作的有关情况。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表示,如果康菲公司不能在8月31日的期限内完成“两个彻底”,将依法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  国家海洋局29日发布的《海洋环境信息》显示,蓬莱油田溢油污染面积累计5500平方公里,其中劣四类海水面积累计870平方公里,单日溢油分布面积158平方公里,“本次溢油事故对油田及周边海域海洋环境造成污染损害”。  某直辖市安监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副局长向《经济参考报》指出,本次溢油事故既是一起海洋环境突发事件,又是一起安全生产事故。“迄今为止,康菲中国一直将蓬莱油田溢油称为‘事件’而非‘事故’,不排除他们刻意规避其中的人为错误。  该人士呼吁“国家海洋局一定要化被动为主动,从康菲中国手中夺回溢油事故的治污和堵漏主导权。”  有关权威人士向《经济参考报》透露:“一旦康菲中国31日无法按时交差,或者交差的质量不符合联合调查组的要求,国家海洋局手里还有几张牌可出,包括责令康菲公司对蓬莱油田全面停产,并在随后全面接管清污工作等。”该人士称“出这几张牌的可能性很大。”  上述权威人士称,在遏制持续2个多月的溢油势头同时,国家海洋局还需要制止现有油污进一步扩散,并对近岸渔业、旅游业和中长期的海洋生态造成更大损失。该人士称,在行政处罚中,如果行政相对人(康菲中国)无法限期排除危害,行政主体(国家海洋局)可以代为执行,也就是全面接管溢油平台的堵漏和清污工作。  “如果康菲已经介入清污,而国家海洋局无法采取有效措施(包括介入清污工作)遏制污染加剧,日后打官司时就无法对扩大化的这部分损失实现生态损害索赔。”上述专家还称“根据相关民事法律和《侵权法》,康菲公司应承担上述合理救助(清污工作)的费用。”  此外,根据《海洋环境保护法》,国家海洋局可立即对康菲中国施以20万元的行政处罚。“对于处于持续状态的违法行为,一旦行为终止(溢油平台停产),行政主管部门就可发起行政处罚,不需要等到油污清理完毕或者生态损害评估完成。”上述人士称。康菲中国官方站显示,7月13日国家海洋局下令蓬莱项目B平台、C平台停产,康菲“立即执行命令”。[1][2]下一页上述权威人士强调,在上述行政处罚之外,康菲公司还将面对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代表中国政府发起生态索赔公益诉讼。国家海洋局相关人士向《经济参考报》表示,根据《海洋环境保护法》,沿海16个省市政府和当地的养殖业户、渔民个人都有权利就此提出索赔。  面对国家部委、行业专家和社会公众的多方质疑,康菲中国仍坚称,截至8月29日,溢油源已被封堵,C平台附近99%的矿物油油基泥浆已被清理,所有活动的渗油点已得到控制,油样继续显示溢油不会对海岸造成实质性影响,已开始实施长期解决方案,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30日披露,在其24小时监视监测溢油现场,并且多次下发通知要求和督促的情况下,康菲公司不得不从原来坚称已封堵溢油源到现在承认溢油点多发。康菲中国对此则表示,新发现的16个溢油点中,12个已不可见,并在首次被发现后再未出现渗油;当前只有4个可见的渗油点,只有其中两个仍呈间歇性活动状态。  康菲中国官方站显示,蓬莱油田被中国政府列为重点开发项目。康菲中国透露,蓬莱油田二期项目正在开发建设之中,蓬莱油田的产量正不断攀升,预期在2011年达到产量高峰,日产原油预计达60000桶,而2010年日均原油净产量为56000桶。( 梁嘉琳)

前一页[1][2]

专业翻译公司
防火外墙岩棉板
建筑加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